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公司新闻
联系我们
常州极阳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电话:86-519-89962158
传真:86-519-89962159
邮箱:info@great-solar.com
地址: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恒生科技园56-1号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行业新闻
新疆首个“风光火储”多能互补清洁能源百万千瓦基地项目开工
更新时间:2022-03-18 点击:101

自国家能源局9月14日下发整县光伏试点名单以来,全国各省市的整县光伏推进工作已经开展半年有余,地方政府的投资商优选工作也陆续启动或完成。

随着越来越多地方政府整县光伏规划的启动,各地的推进模式良莠不齐。有的地区推进相对稳妥且顺利,整县推进项目如期开展,但部分地区仍然存在着垄断与高标准的产业配套等不合理规则,国家能源局此前明确强调的“五不”仍然出现零星发生的情况。

招标停滞,光伏备案被撤销

事实上,在整县光伏的起始阶段,十数个地方政府曾下发过“一刀切”式的暂停分布式光伏备案的文件,例如沂水、缙云、隆尧、九江、常德、韶关、邓州、临朐等等,在国家能源局以及多方舆论的监督下进行了纠偏。然而,随着整县光伏开展的持续深入,备案暂停现象并未完全消除,只不过是从明确文件变成了“暗地”执行或是拖、等。

近日,陕西大荔县某分布式光伏投资商向光伏們表示,其在自家厂房屋顶建设的一个分布式光伏项目已经停滞了近一年未能开工,尽管此前已经拿到了相应的备案文件,但政府以整县光伏统一规划由,备案文件被撤销,项目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该投资商无奈道,“我们与县发改局的上级单位进行了电话咨询,渭南市发改委表示没有不让备案的说法,但还是要按照统一规划进行,具体情况他们也不了解,建议我们以国家能源局和省能源局的相关政策去与当地县级发改委进行沟通。但县级政府单位则明确表示市里通知要优先以整县规划为前提,待整县光伏项目落实后再进行备案,让先等着,一等便是近一年。”

据了解,大荔县早在去年便已经确定了整县光伏规划并准备启动投资商优选工作,数家光伏企业有意向参与,但在今年印发的招标文件中,整县项目却增加了10元/m²屋顶租金的额外条件,最终仅有两家国企参与投标,不满足须有三家企业参与的招标要求。尽管曾试图寻找第三方企业进行围标,但由于资质不够,该县整县光伏招标最终流标,进而导致整县工商业分布式光伏备案暂停或撤销。

“整县光伏统一规划可以理解,但不应该剥夺工商业商户自主选择的权利,一切都为整县光伏让步,地方政府不能也没有权力把千家万户的自由选择权当成自己可以控制的资源”,该投资商强调道。

诚然,在整县推进这一宏大目标的背后,由于涉及到农户、企业等众多主体,地方政府需要通过建立规范的市场规则来维护群众利益。但如果以此为由暂停分布式光伏备案的话,即不合规也不合理,同时对于已经在当地市场深耕许久的中小企业来说也是一种打击,不利于当地营商环境的积极向上。

需要强调的是,陕西省是全国首个拟在全省范围内组织开展整县推进户用和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的地区。去年5月,陕西发改委举行了户用光伏整县推进工作培训会,彼时整县光伏申报文件尚未下发。而截止目前,公开可查的陕西已开工整县光伏试点信息不足10个。

上述现象并不是个例。某头部光伏企业一线开发人员反馈称,“多个地方发改局以整县推进为由不给分布式光伏项目备案,有的地方政府明确不给备案,有的是含糊不清,也不说不给备案,就是让等整县规划。”

事实上,随着整县光伏的持续火热,地方政府以屋顶为资源的观念愈发深入。完整的整县屋顶被视作与投资方换取利益的重要筹码,进一步衍生出了高昂的屋顶租金与产业配套等一系列的不合理现象,虽三令五申,却屡禁不止。

政府重利,整县光伏进展缓慢

陕西大荔县由于10元/m²的屋顶租金导致整县光伏招标停滞并不是个例,部分地方政府的招商要求与之相比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海南陵水县,屋顶租金8元/m²起、产业配套占比10%;云南巍山县,约3000万元租金一次性付清,5000万元的产业配套要求;广西新丰县,每发一度电需支付最高0.04元/千瓦时的国有资源使用费,屋顶租金最高10元/m²……

这些仅仅是文件公开的,更多的不合理要求其实被掩盖在了暗地里。此前,某中部省份开发人员告诉光伏們,“县级政府要求投资企业建设一座投资成本3000万元的畜牧场,加上1万头牲畜,合计投资成本高达1.3亿元。没有投资企业敢做,投资企业曾承诺一家出1000万的居间费,但地方政府并不接受”。

事实上,地方政府以资源换产业的做法本无可厚非,但一切要以合理为前提。以屋顶租金为例,云南陇川整县光伏收取3.1元/㎡的屋顶租金,参与企业络绎不绝,最终由国家电投中标;而10元/㎡、甚至20元/㎡的屋顶租金则导致企业望而却步,最终不得不一次次流标,整县光伏一拖再拖。

高昂的屋顶租金尚且是光伏企业不能承受之重,更遑论动则几千万元的产业配套费用,不合理的额外要求在劝退光伏企业的同时,光伏产业链价格的动荡也使得更多的光伏企业持观望态度,整县光伏项目推进缓慢。根据公开信息所查,2021年整县光伏试点县备案规模超46GW,但截止到今年2月全面开工的项目仅为6GW左右。

面对整县光伏进展缓慢的境况,各地省级政府纷纷发文要求排查整县光伏不合理现象,加快推进整县光伏开展。去年12月,河北、安徽、河南等省级发改委纷纷下发文件明确提出排查一县一企、一刀切暂停备案、产业配套捆绑、侵害农民利益等不合理现象,加快推进整县光伏。

今年3月,江西能源局发文称,整县试点不同程度存在工作思路不清、工作推进力度不大、项目建设进度不快等问题,提出四大举措激发发展活力。此外,河北邢台亦发文表示,部分县在推进整县光伏过程中存在乡政府不予办理相关手续问题,排查“一县一企”、排斥其他企业的现象。

整县光伏作为达成“双碳目标”的重要手段之一,是政府、企业以及老百姓三方共赢的良策,地方政府不能粗放式的“一刀切”,将整县光伏作为谋求当地发展的“主抓手”,须知权力的下发也意味着责任的共担。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司处长邢翼腾在今年2月由中国光伏行业协会主办的光伏行业2021年发展回顾与2022年形势展望线上研讨会上明确表示,当前光伏发电已经成为市场投资的重点和热点,也是舆论关注的热点领域,尤其是户用光伏与老百姓利益关系密切。要规范、稳步推进整县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试点工作,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各省级能源主管部门要规范开发建设市场秩序,及时处理和纠正试点工作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和偏差。对借屋顶分布式光伏开发之机,以各种名目损害农民利益的,要严肃查处,维护光伏发电良好的市场投资环境。

来源:光伏们

网站首页 产品展示 下载中心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招商指引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 © 2022 常州极阳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苏ICP备16055151号-1
地址:江苏省常州市天宁区恒生科技园56-1号  支持:迅捷网络